主页 > 设计在线 > 行业资讯 >

意大利的设计

2014-11-26 16:14:11

   意大利设计的“文艺复兴”现象在今天看来是不可想象的,在之前的两个世纪,意大利在现代化运动的演进中的作用非常的微弱,在战后,意大利却在短短的十五年里从战争的废墟中获得重生,并占领了西方设计界的领导地位。几乎是完全独立地培养出一些重要的设计大师,制造商,批评环境和零售系统 ,这是它在二十世纪的现代设计领域的领先地位的保证。这些都是了不起的成就。

1.意大利的设计奇迹

就象二战后的许多欧洲国家,意大利需要在战争的废墟上重建一个经济上、政治上、文化上的新社会。这个过程到十九世纪六十年代取得了成果,这被称为“意大利奇迹”,这个“复苏”标志着意大利作为一个主要的力量重返欧洲和西方世界。

斯堪的那维亚和美国是二战刚结束后当时设计的主要领导者,意大利人用他们的模式来重建了自己的设计工业。在斯堪的那维亚(Scandinavia),设计不仅被看作是一种文化,也作为整个经济不可缺少的一个方面。这样的态度必然导致一个极为重要的“政府、工业界和设计师的联合”。另一个模式来自斯堪的那维亚的公司,他们把手工艺和工业生产相结合,这为设计师提供了很大的创造空间。这两种模式帮助意大利确定了二战后的工业设计。

来自高度工业化的美国设计集团的影响是完全不同的;首先美国开创了一个重要的先例。他改造了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在欧洲得到发展的“现代主义潮流。”(Modernist Style),那些曾经是坚定的社会主义的强调理性的思潮被转变成一种民主的、资本主义的表达方式,最后成为形式主义(Formalism)--纯粹的视觉效果优先于理论上的合理下、性来加以考虑。美国的设计也为他们的意大利同行提供了另一种重要的模式:美国的一些主要公司,如Knoll 和 Herman Miller,是由独立的个人来管理运作,他们的眼光和想象力影响他们的每一项工作。他们经常雇佣些建筑家、设计家来作为他们的首席设计师,包括许多与重要的艺术家如:Eero Saorinen 或 Charles Eames,(他们都曾是Cranbrook艺术学院的首批学员)。美国制造商提出了很有新意的零售技术,他们发展出“展示厅销售”系统,来推出他们的产品,迎合那些有钱的主顾。五十年代,已把他们的市场扩展到国际范围。

60年代意大利非凡的成就是建设在“意大利独特品质”特征之上的。无论政府、工业界、大学、媒体或普通民众,都把设计作为最有生命力和国际影响的意大利艺术来看待,来尊重的。

此外,意大利发展出一套有利的设计批评体系,能够在各种媒体上公开地讨论各种观念(通常是非常尖刻的),这使得意大利能成为有持续活力的新运动的中心。同样地,三年一度的米兰展和其他一些展览,如salone del mobile,总是努力地向全国乃至全世界展示全新的意大利设计风格。

不同于德国或美国,意大利历来缺乏强大的研究和科技基础,但他的设计师却有着悠久的设计传统,在他们的推动下,“意大利风格”成为他们的产品中最独特的内涵。到60年代,主要由现代主义设计师和制造商发展起来的意大利风格在国际上得到承认:从服装一直到汽车。这被英国著名设计史学家Panny Sparke形容为:朴素的外表、绚丽多彩的材料、高超的技能、富有表现力的形式和高科技手段的运用(那些科技往往是间接得来的)。在50年代,当美国设计师Florence Knoll受ludwig Mies Van Der Rohe的影响,完美地展示了严谨与优雅时,意大利人则走得更远,在当时的设计中表现出充分的才华和无与伦比的大胆尝试的勇气。他们最初把它称为“实用加美丽”。

在战后的一段时间,意大利出现了一些重要的建筑师,但在那样难以想象的经济和政治条件下,只有很少的机会去建房子,而意大利的商家却立即意识到:只要让这些艺术家们去做设计师,他们就能给予自己的产品以独特的面貌。一个巧合,其结果是在之后的四十年,意大利的设计工业不断地涌现出伟大的天才。

意大利设计的发展也有民族制造业的推动,在战后,意大利发展了新型的工业化工厂,但也保留了一些小型的家庭作坊,它们既是大工厂任务的承包者,也是设计师新观念产品的制造者,这有利于意大利厂家和设计师在不投入大量资金的情况下,迅速地介绍、引进新的产品。

2 现代主义和反现代主义的论战

由意大利发起的一场伟大的意识形态上的大论战,使它在近三十年里成为当时设计的中心。存在于现代主义(modernism)和反现代主义(anti-modernism)之间的斗争并非象许多媒体所称的风格上的竞争,它更象是两种直接对立的设计观念的斗争。

现代主义的发源地并不是在意大利,它是在一战后早些时候开始的,然后与一些学派如德国的Bauhaus 相关的运动。早期的现代主义设计师有决心去表现新的城市化、工业化社会。他们早期是政治上、设计思想上坚定的社会主义者,他们认为工业设计的首要目的是为满足平民大众需要的大生产服务的(the mass production of objects for Everyman )。这些设计师使用新的技术和工业材料,如玻璃和钢。他们喜欢轻快的小型的形式,(在20年代是严谨的几何 形态,在30年代更多一些生物形态),他们强调材质的天生的特性,并在生产过程中不使用装饰和图案,反对任何的仿古倾向,简而言之,现代主义的灵感来自于早先的风格样式如先锋派(avant-garde).

二战后,意大利按美国的样子改造现代主义使它成为新民主和资本主义的象征,他们通过很多有特色的方法来修改和更新它,1960年后,意大利的现代主义者逐渐变为形式主义者。交替地信奉有机形态的审美观点和几何形态的时尚,实际上许多设计家同时运用这两种审美意识。他们关注唯理性主义者对于功能、材料和技术的研究,这造就了一种新时尚--“意大利式的”。美丽已替代实用,成为新的设计标准,他们彻底与包豪斯的先驱们决裂了。

另一方面,在设计领域,意大利是首先开始响应反现代主义的,当意大利人提出“激进设计”(Radical design)或反设计(Anti-Design),"反现代"一词就常出现于这些展览。“后现代主义”(Post-Modernism)一词在美国很常见的,这个词有些问题,首先,前缀“后”(post)是指这个运动是在现代主义之后发展起来的,但在意大利,这两种思想从60年代开始就同时向前发展。此外,如果不算诋毁,“后现代主义”一词对有些人来说已暗含贬义,也许是因为它常作为时髦的标签,用在美国许多仿古的建筑作品中。如Micheal Graves和Robort.A.M Stern(他们重要的反现代设计是直到70年代晚期和80年代初期才开始生产的)。“反现代主义”一词表明了一个基本事实:无论他的表现如何多元化,它确实成为了“现代主义”坚强的对手。

意大利的反现代主义者提出了一个新的设计概念,他们挑战从20年代开始统制设计领域的很多基本的宗旨。反现代主义的出现缘于认识到60年代的现代主义已放弃了最初的意识形态上的追求,成为了纯粹的为满足消费社会商业需要的形式主义的设计观念,从这个观点出发,设计师已成为保持资本主义政治统治和经济发展的“工具”。为此,反现代主义者提出了一个可供选择的现代设计的理论框架:设计的首要目标应是制造文化性、知识性和政治性表述,而不再把它作为改造社会的一种重要手段。

相当的程度上,反现代主义者认为设计是与建筑相分离而有同样地位的。设计没有必要追随建筑的参数(虽然现代主义者重视它),它可以完全独立发展,象30年代以来的美国的流线型设计或更近的美国手业界的“工作室运动”(studio Movment ).

反现代主义也以复苏设计中的装饰传统为特征。设计中的装饰传统,在30年代面对不断成长的现代主义的理论和美学观点,几乎被废除。这种新兴的对装饰的兴趣持续了二三十年,是对现代主义工业设计美学理论绝对权威的严肃的挑战。

这样激烈的设计领域内的概念性的转换,在很短的时间内改变了这个领域的几乎各个方面。相对现代主义者的“好品位”,反现代主义者鼓吹“平庸和日常的”,更加根本的是,他们支持直观和反理性的方法论。他们发掘美术与建筑的相似与共鸣,并把它作为辨证性的元素引入设计的过程中。正如Penny sparke所言,他们研究形式的新感觉,经常吸收利用各种各样的原始素材象一些地方性的物件、不发达国家低劣的产品、甚至“仿古”的设计。他们有意的追求与现代主义完全对立的方向,毫无顾忌地运用浓烈的图案、装饰、颜色和结构,以及奇特的奢侈的材料,加上怪异的组合。反现代主义者喜欢“低科技”,他们在小型工作室里手工制作有限量的设计作品,并通过画廊和展览会来销售,并不是常为机器化大生产而作首版(prototypes)。当然反现代主义者也对新科技和工业材料没有兴趣,实际上他们的很多作品是些根本就不打算去实现的构想。他们把大众传媒作为传播他们想法的重要工具,而且,他们认为空想的物品与实际生产的产品一样有效。

无论现代主义或是反现代主义都不是突然产生的,它们有着独特的发展轨迹,从60年代到90年代,伴随着各种涌动的设计思潮起起落落。它们是二十世纪设计史上重要的一章!

3. 60年代

60年代,意大利迎来了经济的巨大繁荣和交通的飞速发展,美国的摇滚乐、电视电影、牛仔裤风靡欧洲,也为意大利传来了更不拘礼节的生活方式。这些改变反映在日常用品形式、材料和陈设的摆放中,甚至之后十年里的妇女解放运动的影响也能从Gae Aulenti和Anna Gastelli-ferrieri引人注目的职业生涯中显露出来。她们是最早作为设计师引起世界关注的意大利女性。

60年代是现代主义取得辉煌成就的时期,设计家们特别为国内市场设计了一些日用品,制造商很快将它们推广为国际规模,风格上,这些作品经常重复着50年代的生物美学,伴随着完全不同的理性主义的理论基础,它逐渐发展出有自己个性的新的“高科技几何化的面貌”。

现代主义设计因新材料新技术的介绍引进取得了显著的效果。聚氨酯,一种能用来铸模的材料,能够作成各种形状,戏剧性地改变了对形状和结构要求,大块的泡沫塑料消除了对框架和支架的需要。设计家也同时意识到它在标准件和坚固的可塑造形方面有着广阔的前景,因此紧接着平面的二维构成走向具有量感的三维立体形态,室内装潢时间的技术也随着能覆盖这些异形体的新一代弹性纤维织物的产生的而转变,Gavina和 B&B Italia是最早使用这些新材料的制造厂商。

塑料在40、50年代的应用应归功于一些设计师如Saarinen和Eames的努力。在60年代发明了更坚固的新一代材料如ABS,更复杂的加工工艺如注塑成型。加上意大利人特有的精巧,他们把塑料从实用的厨房用品转变为精致的日用品。受60年代新的生活方式的影响,有些公司如Artemide和Kartell开始使用塑料来制造家具和灯具。

在此期间,灯具也经历了一场巨大的转变;许多重要的科技发明,如卤素灯出现了,但最重要的发展是把灯作为一种雕塑性元素的观点。Isamn Noguchi日裔美国设计家、雕塑家,在50年代探讨过这个想法,但意大利人更进一步,他们设计出多种外型和尺寸的各种装置,让灯成为半透明的延伸的雕塑。采用“高科技”手法把工业元件直接暴露出来。Joe Colomb和Castiglioni兄弟在这十年有很多富有创意的设计。

60年代也是反现代主义运动间断性的开端。有些组织如 Superstudio和Archzoom,他们最初以佛罗伦萨为中心经历了一系列的社会动荡。特别是1968和1969年的学生和工人的示威游行。

一些个人扮演了主角,如Etlore Sottsass,他的职业生涯几乎跨越半个世纪,许多反现代主义理论和单词都源于Sottsass的创造。新设计语言的萌芽早在1962年就出现了,那是他在60年代中期为佛罗伦萨附近的制造商Poltronova设计的一个家具系列,它标志着来自现代主义的在材料、形状、尺度、图案和概念等方面戏剧性的变化。十五年后他的设计集团Memphis使这一发展取得巨大成功。

其他的反现代主义者如Gactano Pesec和一些小团体如D'Urbino,De Pas和lomazzi,他们以完全不同于他们的现代主义对手的方式来使用聚氨酯和塑料。受美国波普艺术(Pop art)的影响,在他们的设计中,即使是日常使用的物品充满雕塑感,更富于和文化内涵。在反现代主义设计师UFO和Sottsass也被具有雕塑感的光所吸引,他们的作品辉煌夺目,近乎是梦幻性的、图腾性的。

事实上,许多反现代主义者的作品在这一、二十年中并未真正实现,他们的概念性的构想作品很大程度上源于反现代主义者对文化批判的强烈兴趣。一些设计家,包括Alessandro Mendini,他们很早就作为一些重要杂志Doums,Casabella,Moda的资深的名编辑,在那里积极地传播他们激进的设计理论。

60年代晚期的学生工人的示威游行是意大利面临的日益严峻的社会问题的标志,在将近二十年巨大增长之后,意大利的传奇结束了。通过有效率的廉价劳力和意大利风格的外貌,意大利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但现在遭到了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廉价劳动力资源和德国、日本等国不断发展的经济和科技能力的挑战。

70年代的意大利处于骚乱和恐怖之中,群众游行继续着,最终出现了臭名昭著的恐怖主义组织“红军旅”。1973年石油危机分别冲击了塑料经济和威尼斯的玻璃工业,十年的焦虑不安最终达到了高潮--79年首相Aldo Moro被绑架杀害了。

然而在设计领域有着积极的发展。米兰确立了它在意大利设计中,特别是反现代主义设计的中心地位。1972年,一个里程碑式的展览“新室内景观”由Emilio Ambasz组织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帮助建立了意大利设计的世界威望。

同时在70年代的现代主义仍是主导风格,它没有演化出一个明确的方向。对60年代生物和几何造型的迷恋持续不衰,同时,聚氨酯和塑料仍是最受欢迎的材料。

这段时期,“高科技手法”发展出两个方向:一群现代主义设计家和建筑师,包括有Marco Zanaso和Richard Sapper把物体从摩天大楼到电视机做成光滑雅致的小型几何造型,再用上各种灰色和黑色。另外一群人则迷恋于在他们的设计中展示工业化元件和装置,用流行的话说即是“全晾出来”(Letting it all hand out)两个方向的高科技美学都很受欢迎,一直很好的持续到90年代。

一个社会的经济动荡的反映,可能是有些现代主义设计师的保守倾向,如Mario Bellini和Vico Magistretti转向使用传统的形式和材料。由于使用塑料和聚亚氨酯的费用越来越高,使得天然材料如大理石、木材、皮革等更具有经济上而不是美感上的吸引力。

简而言之,在70年代产生了现代主义主要的形状、技术、材料上的创意。但令人不安的是如反现代主义者最早指出的那样,这场运动逐渐演化成为在较少理论基础上的单纯的形式主义风格。这种不稳定的情况导致了十年后爆发的“创造危机”(creative crisis)。

讽刺性的是,反现代主义在70年代早期也失去很多动力和方向,相对于现代主义,这十年中许多反现代主义只是60年代发展的创意的延伸,特别是有些团体对POP art的迷恋,如Studio65和Archizoom。许多设计家最后通过大范围的传媒来实现自己的作品,这又为将来的十年打下了基础。

这些年中最有意义的要算米兰Alchymia工作室的建立。由Alessandro Guerriero开始,这个画廊成为两代反现代主义者的集结地。如Andrea Branzi,Micheal De Lucchi和Ettore Sottsass(他在80年代发挥了重要影响)。特别是Alessoandra Mendini 他将以多种多样的表现形式来领导未来十年的Alchymia,而且他将最终被证明他在米兰设计舞台上是一个有着巨大影响力,又捉摸不定、高深莫测的角色。Alchymia组织了两次充满想象力的展览:79年的“包豪斯”展和80年的“包豪斯系列2”展。这些也是促成反现代主义的联合和振兴的重要因素,极大地冲击了世界范围内的西方设计。

4 80年代和90年代

80年代是以消费著称的年代,意大利经济迅速回升,但他的设计领导地位面临来自西班牙和日本的挑战,以及美国和法国。同时,许多国家开始进入后工业时期,要求为信息时代寻求一个设计基础,许多外国设计师,特别是日本设计家,他们曾经在意大利学习、工作过,现在回到本国,在那里他们成为在设计领域内有世界影响的设计大师。为保留自己倍受压力的国际市场,许多意大利厂家开始雇佣外国设计师,他们中有西班牙人Oscar Tusquets-Blanca,美国人Micheal Graves,法国人Philippe Starck,荷兰和捷克共和国的Barek Sipek和英国的Jasper Morrison,这都改变了当代设计领域的力量平衡。

80年代和90年代又出现了一批年轻的设计家,他们发现自己处于一个模棱两可的位置,面对两种已确立相对立的设计观念,新的一代面临着巨大挑战,要为下世纪的意大利设计定出方向。对他们来说世界性的大众文化比技术或美学或理论更有吸引力。他们常模糊“时尚倾向”与“过分的设计”之间的界线。有的人觉得有必要成立自己的公司来确保自己的设计作品的生产,如Maurizio Peregalli with Zeus。接着,一些主要的制造厂家被迫成立小的分公司,如Alessi's Tendentse,来罗致新的一代设计师。

80年代是反现代主义的胜利,起码是暂时地战胜了现代主义。设计思想的转变如同一场地震,震惊了设计界的各个方面。国内外报刊媒体对此的拥护和推动极大地促成了反现代主义的成功,制造商的决定同样有影响力,如Alessi或Cassina曾经拥护现代主义,现在也雇佣反现代主义设计师来设计大量的新产品。

Ettore Sottsass依然是80年代反现代主义运动不可替代的领袖。他组建了自己的设计集团Memphis(1981-86),在它存在的短短的时间里,它成为国际上反现代主义的典范。接下来的十年中,作为建筑师,Sottsass继续发展他的美学。

反现代主义并非一个牢固的系统,而更象是一种多元化的思考方式,反映出个人的美学观点,对它也有多样的拥护方式:从Aldo Rossi,Luca Scacchetti的新古典主义手法到Massimo Iosa-Ghini,Drospero Rasulo的对30年代流线型和生物美学的迷恋。Alessandro Mendini作为90年代反现代主义的杰出人物突现出来,在从事高度的理论探讨二十几年后,现在作为设计师和建筑师,完成了相当数量的设计作品。

说起意大利设计必须要提到米兰的Domus艺术学院。成立于1982年,它是意大利最早的设计学院(而不象是建筑学院)。在Andrea Branzi的领导下,它成为了一个有影响力的训练中心。年青一代的反现代主义者们依然面临一系列的严峻的困难,他们被认为要为设计运动发展出新的方向。不同于现代主义能容易地通过有系统的法则来整理、归纳,反现代主义是高度个人性的、直觉性的设计思想体系。如同Frank Lloyd Wright 对于19世纪的早期,Sottsass的影响也很难让他的追随者突破、摆脱。虽然早期反现代主义并非发生在意大利,当时的著名设计师有Sipek和Starck。

80年代对于现代主义确实是个困难时期,已确立的“大师们”如 Mario Bellini和Vico Magistretti勇于探索现代建筑的新方向。反现代主义没有失去它的影响力,一些现代主义设计师也从单纯的想象中寻找灵感,也会发掘历史上的装饰手法,也会在些“低科技”材料如柳条编织物、车木之中受到激发。一个不错的合同或从70年代开始迅速发展的办公设备市场,都为工业设计师提供了更多的机会。也许更年轻一代的设计师的现代主义设计作品更有独创性,如Alberto Meda和Antonio Citterio,他们为产生了将近七十五年的设计的形态和视觉习惯带来了相当新鲜的内容。

如今,意大利不再是西方设计界的霸主,但它依然是个重要的设计中心。也许现实的情况最好的描述是,它随着现代主义、反现代主义和新一代寻求新的方向之间的平衡的改变而不明确地改变。在设计中也没有绝对的“黑”与“白”,它只是一个关于风格特征的基本问题。在过去的四十年中,意大利产生了两种相对立的设计思想和两种极有热情的充满创意的值得鉴赏的设计作品。直到现在,这些成就也应该被认为是现代的设计运动历史上最丰富多彩和饶有趣味的一章!

新闻中心
11-27- 第二届扬州工业设计创新奖金奖名
11-22- 商务部:三项措施推进文化产品出
11-22- 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生产性服务业
11-22- 文化部多举措提升文化产业的创意
11-22- 关于加快江苏省工业设计发展的指
11-22- 进出口银行与国家发改委联合印发
11-22- 国务院:推进文化创意和设计服务
11-22- 国务院《关于推进文化创意和设计
11-22- 《高技术服务业标准制修订工作指
设计欣赏
  • Music Bike 小清新的音乐单车产品设计欣赏
  • 挪威工业设计REMIND ME多功能收纳备忘架
  • 野外必带的水过滤POP杯子产品设计欣赏
  • 威尼斯设计师Luca Nichetto优雅的咖啡套装设计
  • 地址:扬州市广陵区泰州路43号设计瑰谷D栋楼 邮编:225001
    版权所有 © 扬州市工业设计协会 Copyright © YZIDA 苏ICP备14053868号-1 技术支持:优云科技